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低调股神 > 第十二节 谈股论道

第十二节 谈股论道

第十二节 谈股论道 (第1/2页)

小鸟儿在树上歌唱,伴随着着悦耳的歌声,一路之上,他们有说有笑的走着,他们特意绕道沿着辽河岸边走,因为这里的风能够大一点,也就更加凉快一些,辽河大堤上建有雪白的花岗岩护栏,那护栏的正面雕有好看的花卉、海鸟等图案,护栏的扶手上雕刻着团云朵朵,这些图案经过能工巧匠的精心雕琢,显得格外的逼真。
  
  今天是个满潮,河水静悄悄的流淌着,不时有几艘货轮从河中驶过,轮船驶过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浪儿,涌向大堤,激起层层的水花,他们靠在护栏上,看着河中的景色,享受着阳光的抚慰,享受着浪花带来的清凉的感觉,他们肩并肩的看着一艘又一艘货轮的驶过,心里都在畅想着未来那美好的一切。
  
  杨佳慧指了指河中飞着的几只海燕,若有所思的说:“你看它们多么的自在!”
  
  张军看着远处的海燕,轻轻的说:“我们也能做到的。”
  
  “当然,通过努力都会做到的,你有信心吗?”
  
  “在股神师姐的带领下,当然有了。”
  
  “要低调!”杨佳慧笑着说
  
  他们相视一笑,然后牵着手直奔交易所走去。
  
  交易大厅的人还是那么的多,慌慌张张的人少了,平静的人多了,因为暴风雨过后人们习惯了许多,该卖的都卖了,不想卖的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,杨佳慧先上了楼,张军自己则在大厅里站着,因为他们怕被别人看到。
  
  今天的张军显得很悠闲,在大厅里看看这、看看那,还时不时的站在某人的背后,看看人家的股票,当他来到一个人的身后,看见那人的显示器画面显示的股票,已经连续三个跌停,那人一脸的无奈,双眼无神的望着盘面,捏呆呆、楞柯柯的样子,看着都叫人难受。
  
  张军站了一会也觉得没什么意思,索性上楼和大家聊天去。
  
  推开房门,张军发现屋里的景象和往日大大的不同,只见所有的人都将椅子转了过来,好像在开一个没有圆桌的圆桌会议,包括先上来的杨佳慧也将椅子扭转过来,看到张军进来,杨佳慧眨了眨眼睛,示意他过来坐下。
  
  呵呵,难道要开政治局扩大会议?张军心里暗暗的盘算。
  
  刘老爷子在眉飞色舞的演讲:“从今天的消息看,保险资金扩大入市规模,说明股市还要涨。”
  
  老曹连连摇头说:“现在的通胀压力巨大,国家上调印花,就是说明对股市的泡沫有了警惕,我看未来不是很乐观。”
  
  老侯吸了口烟说:“底部不是看出来的,是吓出来的!”
  
  王俊来接过说:“世界本没有底部,只不过每次都下去一点,所以就有了底部,最后发现还是没有底部,下面是个无底洞!”
  
  方霞嗤嗤的乐着:“是老鼠精的无底洞吧?”
  
  老侯话里带话的问王俊来:“俊来,真是老鼠精的无底洞吗?”
  
  哈哈。
  
  “我说的是《三国演义》里面的那个无底洞。”方霞连忙解释说。
  
  方老爷子看了看方霞说:“那是《西游记》。”
  
  方霞一下明白了自己的口误,也就低着头不吱声了。
  
  哈哈哈......。
  
  刘老爷子推了下眼镜说:“为了平衡大家的恐慌心理,我帮大家心理**下,割了就一了百了了,呵呵!”
  
  老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大家一起看着好奇的看着他。
  
  就听老侯乐着说:“我是说老刘是万恶淫为首,割了就一了百了。”
  
  哈哈哈......。
  
  刘老爷子白了一眼老侯,老侯到觉得没什么。
  
  突然一个纸团打中了他的额头,就听方霞怒目着说:“烦人呢,该死的老侯!”
  
  一直没吱声的王姨咳嗽了一下,说:“说正经的,今天可以不可以买点什么?未来还能不能有空间了?”
  
  “有空间!”老爷子回答的非常的坚定。
  
  “有说服大家的理由吗?”杨佳慧问。
  
  老爷子站了起来,在屋子里来回的度着步子。
  
  他伸出右手,打着手势说:“首先,社保提高入市比例,从百分之5上调到百分之十,这个我说了;第二,基金发行了很多,子弹充足啊;最后,目前经济不错,而且大盘股没怎么涨,所以,我觉得还能涨。”
  
  老曹也站了起来,说:“第一,散户一般都会充满想象力的;第二,很明显国家开始了调控,所以我怀疑要震荡下跌。”
  
  然后,老曹把双手一摊,显得非常的无奈。
  
  王俊来在单位是办公室主任,说起话来很具有概括性。
  
  “我认为哦,正反双方说的都有道理......。”
  
  话还没落地,杨佳慧就打岔道:“就你没理,行不行呀!”
  
  哈哈哈......。
  
  王俊来学着女人相,就见他扭了一下腰,伸出兰花指说:“听我慢慢的道来......。”
  
  老曹点上一只烟,自言自语的说:“抽只郁闷的烟,听着伤感的歌!”
  
  王俊来用手甩了一下老曹,接着说:“我认为国家调控是秃子头上的虱子--明摆着,但是,可但是,趋势的力量还是存在的,也就是说,火车刹车也有一段距离的惯性。”
  
  “所以,我认为,在大盘见到地量的时候,首先参与反弹,然后见风使舵;见景生情,哈哈!”
  
  杨佳慧高兴的爬起手来:“我就喜欢这样的结论,是不是呀,芳姐!”
  
  “和我什么关系嘛,又不是我说的!死丫头!”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荒唐的爱情赌局 星海曙光 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 绝世高手 本宫已成仙 九阳神尊 去心 墓宝迷踪 私人领域 情投意合